李小璐,你怎麼把孩子養成這樣?

李小璐,你怎麼把孩子養成這樣?

01

被外界風言風語糾纏了兩三年,

李小璐和賈乃亮離婚後的第一次同框,

不但沒有看客想像中的劍拔弩張,反倒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前陣子,賈乃亮現身李小璐居住的小區探望甜馨。

甜馨跟小夥伴打羽毛球的時候,倆人就站在旁邊交談,神態輕鬆自然,彷彿老友敘舊。

隨後,賈乃亮抱起甜馨,甜馨伸手揉搓爸爸的臉,笑得很是燦爛。

不論李小璐和賈乃亮是為了孩子一笑泯恩仇,還是發自內心對過往種種釋懷,我都覺得他們已經拿出了離婚後最體面的姿態。

儘管很多人還在替賈乃亮意難平,說要是李小璐不作,這家人日子該有多美滿。

可在我看來,他們骨子裡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已經最好的結局。

如今的賈乃亮洗去油膩輕浮,業務能力日益精進。

而李小璐,也徹底走上了心心念念的網紅道路。

抖音上刷到李小璐的賬號,我出於好奇點了進去,一開始還忍不住吐槽她的審美。

土嗨的女團舞,厚重的美顏濾鏡,浮誇的特效,撲面而來的城鄉結合部風味。

可是看著看著,嘴角卻不自覺上揚。

38歲的李小璐,和傳統的中國式母親形象迥然不同。

她眼睛裡的光芒,那種輕盈嬌俏的少女模樣,還有和甜馨互動時的情感流動,實在是太治癒,太有感染力了。

記得六年前《爸爸回來了》里,甜馨還是個人小鬼大、發量堪憂的摳腳女漢子。

可現如今,她已經蛻變成了眉清目秀,多才多藝的小美女。

跟媽媽唱唱跳跳配合默契,表情管理也相當到位;

給英語短片配音,發音流暢標準;

在音樂會上的表演,自信坦然毫不怯場……

很多人質疑李小璐帶著女兒拋頭露臉是打算靠「好媽媽」的人設洗白,

但我相信甜馨臉上的快樂是不會撒謊的。

在某個視頻里,李小璐騎著兒童腳踏車,載著甜馨在小區里遛彎,甜馨摟著媽媽,一邊捋著飄散的頭髮,咯咯咯笑個不停。

她眼角眉梢溢出的歡快,顯然是被日復一日的愛意澆灌而成的。

02
被「蕩婦羞辱」的她,

其實是個稱職的母親。

「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不守婦道,傷風敗俗。」

和pgone一晌貪歡的親密視頻流出後,李小璐儼然成了互聯網捉姦大隊的頭號批鬥對象。

官宣離婚當天,她寫了幾千字情真意切的小作文,不但沒從恥辱柱上下來,反倒還添了一項沒文化的罪狀。

炮火一直延續至今。

在她4月份宣傳網店新品的微博下面,這樣的評論比比皆是:

「臭不要臉。」、「那個男人養不起你了?」、「買你的衣服都嫌臟!」

就連在抖音上分享和甜馨共同出鏡,也會被罵:

「你不配做媽。」

「讓孩子以後也去做頭髮嗎?」

「這種人會把女兒教成啥樣?」

隔著屏幕,他們彷彿已經看見甜馨如何被路人指指點點,如何在陰影中長大,淪為失足少女。

在大眾刻板印象里,對婚姻不忠的女人,當媽鐵定也不靠譜。

可事實果真如此嗎?

雖然很多公號作者都喜歡大肆渲染賈乃亮為家庭如何隱忍犧牲,但仔細觀察他們夫妻倆的往常動態,你就會發現:

在帶孩子這件事上,顯然是李小璐投入更多。

《爸爸回來了》里,

賈乃亮給甜馨餵奶不小心濺出來,粗心地拿起襪子擦拭。

而李小璐帶孩子打預防針,對甜馨每天喝幾升水,體溫多少度這些小事都記得一清二楚。

為了更多時間陪伴孩子,她曾經推掉三分之二的工作,在娛樂圈幾乎是半隱退狀態。

「我寧可當甜馨想起我的時候,只是想起一個老是黏著她,搶她東西吃,智商堪憂的媽媽,也不願意她從小就要被迫理解思念的意義。」

跟那些產後閃電復出的鐵娘子不同,在她的價值排序里,謀愛,遠比追名逐利重要得多。

在平時的親子交流中,她給足了耐心和尊重,但同時也絕不驕縱。

甜馨學英語不認真,她破天荒地嚴厲訓斥,直到甜馨含淚完成練習。

除了念國際學校,她還送甜馨上芭蕾舞、鋼琴、畫畫、跆拳道等興趣班,花大量時間鼓勵並監督她練習,悉心記錄點點滴滴的進步;

新春音樂會,甜馨著一襲白色公主裙,在舞台中央落落大方地演奏。

李小璐稱自己在台下錄視頻的手都是顫抖的,老母親的欣喜溢於言表。

單親家庭常見的愁苦和陰鬱,在她和甜馨身上找不到一星半點。

你能看到,她竭盡所能地把日常生活經營得有聲有色。

帶甜馨一起做飯、健身;

去田間採摘蘿蔔,親近大自然;

去各地旅行,開闊眼界,增長見識。

記得4月20日李小璐直播首秀,數千條污言穢語鋪天蓋地襲來,整個直播間如同為她而設的專屬刑場。

四個鐘頭里,她很少去看評論,只是保持微笑,像個精緻的假人。

在直播前的預熱視頻中,她說清楚這次將要面對什麼。

之所以願意來,是為了生活。

順風順水活了幾十年的公主,自打決定走出城堡的那天起,就已經做好了趟過溝渠,泥濺滿身的準備。

03
衡量婚姻的道德尺度,

不一定適合衡量親子關係。

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給李小璐洗白。

而是想對那些可憐甜馨,恨不得將李小璐沉塘浸豬籠的人說,犯不著。

衡量婚姻的道德尺度,並不適用于衡量親子關係。

認為女性只有對伴侶矢志不渝才配稱為好母親的人,本質上是把女人當作男人的附庸了。

我承認出軌的確是道德瑕疵,但比起李小璐這樣努力善後的家長,那些拿著道德當令箭的,才真正給孩子帶來巨大的傷害。

讀者M曾經跟我傾訴,

她的媽媽是古典意義上的賢妻良母。

燒的一首好菜,家務打理得井井有條。不買包不逛美容院,護膚品用超市開架,衣服穿的是好幾年前的款式。

下班後也不搞娛樂休閑,永遠是徑直奔菜市場或者接孩子放學。

左鄰右舍對母親讚譽有加,可只有M自己知道,生活在偉大母親的羽翼下有多壓抑。

初中,父親出軌被抓了個現行。

母親給了父親回歸家庭的機會,可內心的疙瘩卻始終沒解開。

當著外人的面裝得和和美美,關起門來極盡嘲諷挖苦之能事。

父親感冒了沒胃口吃飯,她冷哼一聲,「嫌不好吃找別人做給你吃去。」

父親感嘆新開的理髮店技術好,她悠悠嘆氣:「喜新厭舊,男人天性。」。

不管什麼話題,七拐八繞總能扯到出軌這檔子事上來。

反反覆復揭開的傷疤,讓家裡的每個人都生活在疼痛之下。

父親不敢跟她嗆聲,只能躲。

主動申請出差,單位加班成了家常便飯,在家就把M當傳聲筒,盡量避免和母親正面交鋒。

母親的怨念越來越深,一面更加賣力地扮演賢妻良母的角色,隔三岔五去父親單位送飯宣示主權。

一面又不斷向M訴說自己的心酸血淚史:

「你爸爸對不起我。」

「這些年我為這個家操碎了心。」

母親經久不息的怨憤,幾乎填滿了M的全部課餘時間,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有天她忍不住問,「既然你這麼痛苦,為什麼不離婚?」

母親泫然欲泣:

「還不都是為了你嗎!」

之後每當她的自由意志違逆了母親的意願,母親就會痛心疾首地搬出這套說辭,

「我為你犧牲這麼多,怎麼這麼不讓我省心……」

這話像緊箍咒一樣,支配著她漫長的青春期。

大四那年她想去外省發展,母親不讓,還給她安排相親,是個本地的公務員。

倆人沒啥共同愛好,加上她對婚姻有很深的恐懼感,談自然是沒談攏。

母親罵她挑剔,多讀點書就目中無人,鼻孔朝天。

父親聽不下去,幫M說了幾句話,母親大為光火,又翻起舊賬。

「你爸這種負心漢我都忍了一輩子,人家又老實工作又穩定,你還想怎樣?」

一聽這話,父親瞬間又矮了一截。

M看著母親猙獰的面孔,回想她這些年大張旗鼓的付出,覺得這與其說是愛,倒不如說是她給自己積累的道德資本。

道德資本像一座堤壩,攔截了愛和親密的流動。

也將家人都困在對她的虧欠之中,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04
人性是複雜的,

不要用「渣女」一錘定音

《十三邀》里,作家金宇澄的一段話讓我感觸很深。

「現在大家對三觀不正特別敏感,例如一個詞叫渣男。人本身是非常複雜性的東西。你把這麼複雜的人性變化,用這麼低能的一句話去涵蓋,太幼稚,太可憐了。」

在三觀黨的眼中,世界非黑即白,容不下任何灰色地帶的存在。

可成年人的愛恨糾葛,哪是局外人一刀切就能說清的呢?

動不動就揮舞著道德大棒,恨不得將失德之人刻字遊街,趕盡殺絕的行為,除了暴露出自己草履蟲般簡陋的思維,並不會讓世界變得更好。

公眾人物婚內出軌,究竟是只顧自己風流快活,還是長久壓抑嫌隙漸生的結果,網友無從得知。

即便真的存在誰對不起誰,那也是伴侶雙方的事。

如果當事人都已經越過山丘,看客自然更沒必要不依不饒。

至於出軌的人究竟配不配為人父母,也只有他們的孩子有資格評判。

一個孩子幸福度很高,不是因為他的父母是道德模範,而是因為父母讓他感受到了溫柔而堅定的愛意。

從這一點上來說,李小璐無疑是夠格的。

她不像董潔那樣,從孩子身上搜刮安全感。也不像讀者M的母親,一味把負面情緒傳遞給孩子。

她深知與其苦大仇深的,靠閹割和犧牲快樂來證明自己是一個好媽媽。

倒不如用蓬勃的生命力去感染女兒,為她照亮一方天地,讓她自信舒展地去探索世界。

毛姆在《面紗》中寫到:「那些她犯過的錯誤和遭受的不幸也不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因為那將是一條通往安寧的路。」

從影后到女演員、女明星,再到整容臉女網紅、土味短視頻用戶。

世人皆嘲李小璐親手毀掉了自己的名氣, 但她又何嘗不是在高開低走的過程中,找回了真實的自我。

那個厭倦了端端正正地活著,寧願以身犯險,也戒不掉泡泡糖一樣黏糊糊甜蜜蜜的膚淺快樂的自我。

給文章點個「在看」,所謂道德,從來都是用來約束自己,而不是用來綁架他人。

文:啊窺

本文系《家庭》雜誌原創,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改編,否則追究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