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高中生的性幻想

口述:高中生的性幻想

19歲以下的青少年中有性幻想的占68.8%。性幻想(又稱意淫)是指人在清醒狀態下對不能實現的與性有關事件的想象,是自編的帶有性色彩的連續故事,也稱作白日夢。既然是白日夢,就像空中樓閣鏡花水月一樣,自個兒想想,自個兒偷偷樂樂也就罷了。至于性幻想的內容是否健康,因爲性幻想屬于個人隱私,別人無權幹涉。

  不過,對于這些性的空中樓閣的建立者本人,特別是正值情窦初開的青少年來說,當他們行走在自建的這些性的空中樓閣中時,他們會有何思何想何感?他們一般是在何時何地同何人幻想何事?

  我約了六個高中生兩個初中生一起座談,以爲男女在一起聊天,在某些觀點上可以碰撞出火花,而且,因爲有異性的存在,或者會更有發表欲望。沒想到,在打電話約時間時,男生倒願意和女生一起分享秘密,也很想知道女生都幻想些什麽東東。

女生卻幹脆利落地拒絕,說這種事情,特別是裏面會涉及到一些性方面的問題,是屬于閨閣中事,豈能讓男生擅自闖入?于是我只好將他們分成兩批,分別聊天。

  令我有些驚訝的是,爲了顧全男女生的面子,讓他們說出一些悄悄話,我將聊天地點定在安靜的西餐廳。可是在聊天的時候,大家越聊越放得開,嗓門也漸漸放開,很少避諱周圍的人;而且,在說到一些比較離奇和荒誕的性幻想時,他們就像講一個個笑話似的,哈哈大笑。而他們對性的了解與掌握,比學校和父母所預想的要多得多。

  記者:你怎麽知道所幻想的內容就是性幻想?

  婉兒:高二的時候,我在報上看到一篇幾個明星討論性幻想的文章。我看了之後恍然大悟,然後覺得心有同感。因爲我高一開始拍拖,拍拖後,我就偶爾會走神,有時候晚上睡覺時,不知不覺我的腦海裏就會出現一些我和他在一起的情節,而這些情節是我們戀愛根本沒有發生過的。

  比如有一次我竟然幻想我和他手拉著手在空曠寂靜的海邊踏浪,踏累了,就和衣躺在海邊,讓海浪一波一波侵襲我們的身體。然後不知何時,他偷偷爬上我的身體,輕輕脫下我的衣服,在夕陽和海水融合在一起的時候,我和他也完成了靈與肉的結合。

  畫面很美,心情也很美。可是第二天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有些不安了。戀愛時我們也就拖拖手,最多再親吻一下。當然,私下裏我也會想同他發生性關系會是什麽感覺,不過我可不敢來真格的,父母反對,學校不允許,而我自己也還沒有心理准備。所以,那幾天,我以爲是不是我很淫蕩,怎麽會想出這種事來?直到看到那篇文章,我才知道這是一種很正常的行爲。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因爲我偷偷看了一部三級片。

  木易:我是初一時從香港的一本雜志上看到這三個字的。是一個咨詢類的欄目,一個讀者說他在網上偷看了一篇黃色小說後,就老想著裏面的事情,最後甚至把自己當成小說裏的男主角,和一個不知名的性感女郎發生了一段虐戀。看完了就完了,我只是覺得性幻想是一個比較特別的詞。

記者:你們在性幻想之後,會不會有一種不安或者負罪感?

  燕子:剛開始的時候會有些不安。因爲不知道爲什麽會突然想些這類事情,擔心是不是自己很壞,不務正業,或者身體哪個部位出了問題什麽的。不過,當時只是想想而已,隔幾天,因爲學習比較忙,就漸漸忘了這件事。

  木易:開始我有些不知所措,比如我幻想與我的後桌談戀愛。事後我想,不會吧,難道我會喜歡她?也擔心真的會與她談戀愛。因爲在現實生活中,我一點都不喜歡她,甚至有些憎惡她。

  楊陽:不會。這是我個人的私事,而且藏在我的腦子裏,沒有人知道我幻想過什麽。而且,幻想畢竟是幻想,又不是事實行爲,有什麽不對的?有誰敢說他這一輩子沒起過什麽歪門邪念呀?

  杏子:我以爲有些人覺得不安,或者産生一種厭惡心理,是因爲他們太過較真,以爲幻想的事情就會真的發生。這種想法有些幼稚。這只不過是一個白日夢而已,就像演員演戲,難道那些演員演完戲後就以爲戲裏的人生就是自己在現實中的真實人生?而且,南柯一夢、黃粱美夢,很多的,只不過有些與金錢權力有關,有些與性愛有關。

  大爲: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最多把它當成生活的調節劑。你想想,你在現實生活中不能實現的東西,在幻想中,你就可以隨心所欲,想多浪漫就多浪漫,想多刺激就多刺激。當然,性幻想中所設置的情節應該不會是有意識地提前想好的,而是因爲平時的所見所聞潛移默化,形成一種潛意識,然後在某一天某個時刻就沒有准備地讓自己成爲幻想中的主角。

  小偉:性幻想就是故事而已。有時候我會把太出乎意料的性幻想同我特別好的朋友講。他一聽,就大叫:啊,這麽好的事情,我怎麽沒有遇到過?!在我們這個小圈子裏,大家不把性幻想當成什麽事,說出來時,只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語氣,好像上帝在同人開玩笑一樣。講了就講了,笑過了就OVER。

伊人:對性幻想根本不用大驚小怪,它來的時候就隨它來,它不來也不要強求。我聽說一個女生幻想與一個男生發生了性關系,事後特別緊張,以爲自己幹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生怕別人知道,也怕這件事真的會發生,結果整日昏昏沈沈,不能好好學習。這真是: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記者:何時會發生性幻想?

  大爲:好像一般是在比較疲勞的時候會思維抛錨,比如做功課做得很累,或者白天打了一場球,晚上躺在床上累得快散架時偶爾就會莫名其妙地幻想一些根本沒有過的事情。真是很奇怪。

  杏子:應該是在比較緊張的時候吧。我中考前一天晚上,突然幻想我給一個男生打電話,這個男生不認識我,我卻認識他。我打電話過去,是他接的,我說我是杏子,他問我找他有什麽事,我說你說呢。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同意了我的求愛。第二天,我倆以戀人的形式出現在同學面前,他們紛紛向我們表示祝福。有意思吧?

  婉兒:何時會出現性幻想?這個好像不太確定呢。有時一個人呆在家裏無聊的時候,有時坐在公交車上,看著窗外人來人往,我也會出現性幻想呀。

  記者:你們多長時間會有一次性幻想?

  婉兒:這事說不一定,它來無影去無蹤,不是我能控制的吧?

  伊人:肯定不頻繁,頻繁地性幻想應該算是有心理問題吧?有時候可能是在受到什麽畫面的刺激,加上當時條件的影響,就産生了。

  大爲:這個算不清楚,如果算上自慰時的性幻想,那一周可能會有一兩次吧?

  小偉:沒統計過,有時候多有時候少。